我生的,我卖了

童模们在“生产线”里是有明码标价的。混血娃价格比较高,几个月到十几岁的孩子都有需求。

“刚出道”的时候童模只有200元一次也要去,只为博个“入圈资格”;拍到有经验了,好一点的一套衣服能得到80到150元,但一套衣服要拍几百甚至几千张图片。

也并非所有孩子都能成童模,没有圈内资源的家长们只能把孩子送上培训学校。

应运而生的童模培训学校费用不低,一期一般都要上万元。这些学校能为童模安排工作,甚至还配套专门的童模走秀。

童模发展得好还有机会进入影视行业,那就可以变成童星了。

如果能在童模圈打出名堂,收入也会非常可观。像小有名气的叶祖铭,一天70多件衣服,就能有七八千的收入。

他一天最多能拍两百多件,最高时有三万收入,一年下来,收入最低也有五、六十万,最高能得到八十多万。

但这样的收入也是名童模才有的待遇,童模的发展还要靠后期家人的运营维护

为了让孩子成名,有的家长甚至还不惜放弃工作,专心培养孩子。

这听起来,好像培养童模确实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

小朋友也就是换几件衣服,对镜头摆摆pose就有收入了,连大人都不用去上996的班了。非要说,就是上培训学校价格不低,要回本的话孩子必须拍更多衣服走更多秀。

商家们也是一边给钱一边数钱到手软,小朋友们只要够戳中粉丝萌点,就不愁带不动货。

只是,这些大人们有考虑过孩子的真实感受吗?他们明明可以拥有快乐童年,为什么得担起养家重任?

仅仅因为他们可爱受欢迎,就必须成为流水线上的“出租品”吗?

对于童模,我国现在也专门出台了相关的政策,限制过度消费儿童的商业行为

那些被父母食利的孩子,最终会变成怎样?

无论童星还是童模,镜头前看似光鲜的他们,实际上都在付出着与小小年纪并不匹配的劳动力,甚至和过去被迫乞讨、卖艺的童工没有分别,父母就是他们的奴隶主。

有店家现身说法,称因妞妞“接单量太大”劝过妞妞妈妈

前年在《爸爸去哪儿4》中爆红的阿拉蕾,最初也是从童模开始出名的。

才三岁半的她与董力组成实习父女,虽然她很乖巧,但也常常因为没有安全感忍不住哭泣。

最令人心疼的,是有一次她节目里直接崩溃大哭,一边哭一边委屈地说自己要给弟弟赚钱……

爆红之后她片约不断,一年至少有8个月呆在片场,还要挑战“吊威亚”,这工作力度和难度也和成年明星相当了。

而一些小童星的境遇也没比童模们好多少。

查小欣曾经说,每次看到新晋童星,心中会有一阵寒意,并默默祝福她不要有冯宝宝那样痛苦的心路历程。

冯宝宝2岁半就在父母安排下拍电影,结果一炮而红。父母为让冯宝宝专注做童星,要她日以继夜地拍戏,她从小在片场生活,没上过学,读书写字都是请老师来教的。

年纪小小,冯宝宝已月入两万港元,在那时的香港,她一年可以买12套房收租。可惜父亲冯峰把她赚的钱输光,她拍戏多年一分钱片酬都拿不到。

后来在父母的离婚争权战中,她才得知冯峰并非自己生父,一时晴天霹雳,患上“时性精神崩溃”

大家更熟悉的童星还有小小彬和迷你彬。因为爸爸的关系,他们既当童模拍广告又拍电视剧,赚得盆满钵满。

家里的所有开销,包括爸爸再婚婚礼的钱、后妈小君的整容费、后妈生的萌萌彬奶粉钱,都是他们赚的。

吴宗宪曾爆料,说小彬彬有个绝招逼儿子演哭戏,那就是对他说“明天家里要交贷款了”……小小彬的眼泪就下来了。

小小彬和迷你彬通告过多,常常上节目累得满头大汗,一脸倦意

小小彬还因为拍戏频率太高,被累病进过医院。而爸爸小彬彬温兆宇坚称小小彬并没有太累,因为过年他还休息了……4天。

为了让他们赚钱,上幼儿园的事都被他们爸爸一推再推

最惨的童星,要数外国女星伊娃·爱洛尼斯科,她的童年经历基本是畸形扭曲的。

不足10岁时,她就在摄影师母亲汉娜的诱导和逼迫下,走上出卖色相的不归路。

伊娃·爱洛尼斯科和妈妈

汉娜给她涂上浓妆,穿上丝袜高跟,教她摆出各种媚态。

亲身经历被改编成电影《我的小公主》

靠着女儿的大尺度照片和出位表演,汉娜名噪一时,终于在梦寐以求的上社会中赢得一席之地。

但女儿渐渐长大,她开始抵触拍这样的照片,后来母亲一提到拍照,她就表现出非常歇斯底里疯癫的状态。最后从人见人爱的“小公主”变成了有点自弃的叛逆女孩。

而伊娃·爱洛尼斯科式的悲剧如今在现实中还在不停上演。有些父母会逼孩子做与年龄不相符的出格表演。比如让他们参加商场举办的童年版“维密大赛”。

2012年,武汉车展还曾因为让童模穿比基尼充当车模引起争议……实在不知道让孩子们穿泳衣当车模的父母是怎么想的。

事实上,孩子们不是没有想法的,2岁左右的孩子进入情感发展时期,就开始拥有自我意识,会跟大人说“不”。

可是他们的选择权不但没有被尊重,在父母的暴力调教之下,甚至小小年纪就会为了讨好而顺从。

就像伊娃·爱洛尼斯科,最初正是因为想讨好母亲,珍惜与妈妈一起的机会,才会表现得特别乖巧,任其摆布。

这些没有选择权的孩子们,虽然为家人带来了巨额财富,但也付出了身心健康。

对小童模来说,加班是常有的事。妞妞就曾经在拍摄现场困到打磕睡,而最辛苦的童模一天要拍300套衣服。

很多时候小朋友们需要冬天穿夏装,夏天穿冬装,有的孩子拍完就发烧了。

童模能赚钱的时间很短,身高超过150mm就会没市场,所以家长宁愿让孩子“加班”也要会发狠多接点单。

还有的家长丧心病狂地控制孩子的食量,只为不让孩子发育太快。

孩子们没有正常的童年生活,也失去了纯真,小小年纪要担起养家重任,显得特别早熟。

糟糕童年的经历会有很多“副作用”。

冯宝宝曾对查小欣忆述当童星的惨况:不懂表达情绪,反应错乱。

来源: ent.ifeng.com

上一篇: 昆仑万维跨界布局无人驾驶 周亚辉大手笔押注互联网3.0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