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精英”苏明玉,其实我们更像他

最近《都挺好》火到什么程度?

每天喜提N轮热搜,且势头只增不减。

苏家的三个大老爷们,各个都“本事不小”。

斤斤计较搬弄是非的苏大强,有事遁国外无事和稀泥的苏明哲,啃老啃出优越感的巨婴苏明成……

只要这爷仨儿一出现,观众的怒气值就蹭蹭往上蹿。

细细想来,苏家的男人们,尤其是苏大强,应该是走了极端的。

这“极端”,是说苏大强这个人身上的每个特质、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是冲着招人恨来的。

你越是被他气得头昏脑涨指着骂娘,就越证明这角色的成功。

现实生活中,如此极端的这类男人,有吗?

有的。

父母那辈更多。

但如今,你我身边的大多数人,可能已无法归入“苏大强”类。

大部分人,可能和最近一个影片中男主的形象更像。

说的是——

《人间·喜剧》

为什么说你我生活中的大多数和《人间·喜剧》的男主像?

看细节就知道了。

男主叫濮通(艾伦饰)。

光是这名字,就足够接地气,像是高中时坐在你后排、整天被人取外号的那个男生。

“扑通扑通!”

一下子就摆脱了脸谱的影子。

濮通是个十足的小人物。

他的“小”,除了体现在名字不够“大气”、不够“有出息”上,还体现在生活中。

濮通没什么大本事。

他是一个爱讲鸡汤的电台主播,动不动就是“我要陪你从朝阳升起聊到暮色四合”。

电台也不景气,工资低就算了,还拖欠工资。

买房?痴人说梦。

别说买房了,连房租都交不起。

和媳妇米粒(王智饰)两人挤在逼仄的出租屋里,拖欠房租是常事。

房东要上门了,就厚着脸皮一再求人宽限几日。

也没啥大追求。

日子过得糟心,他面儿上倒也没啥过不去,整天乐乐呵呵的。

米粒在一旁气鼓鼓,他开着音乐扭着屁股跳舞跳得起劲。

就想着将来能攒钱买个房子,再富裕点儿就给媳妇买点穿出去能嘚瑟点的衣服。

平凡人追求的小幸福罢了。

普通人有的那些小毛病,他也有。

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搞得一塌糊涂,还想着给别人雪中送炭。

一出手还贼大方。

刚子他爸得肺癌了

我借他六万块钱

没钱,还要面子。

眼瞅着要揭不开锅,米粒闹到他公司去要工资,他连忙也追到公司去。

去要工资?

有那出息就好了,他是去拦媳妇。

丢不丢人

吼完之后,再对米粒拼命噘嘴挤眼使眼色。

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这么做没错,但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回家关上门再说?

维持着最后一点尊严,不愿将窘况示人。

下一个动作更是如此。

米粒气走了,濮通心里着急,却还要抻着架子对着空气喊一句:回家别吃我做的饭。

就是这么一个没啥本事又死要面子的小男人。

但这样的一个“小男人”,却摊上了“大事儿”。

因为讨要工资,濮通一夜之间被迫卷进一场莫名其妙的阴谋漩涡。

为啥说是阴谋?

他一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鸡汤主播,一下子成了绑架犯。

这你能信?

怪只怪,濮通讨要工资时,惹上了公司的富二代少爷杨小伟(鲁诺饰)。

可偏偏这富二代,闯了大祸被黑帮老大巴爷(任达华饰)给盯上了,烂摊子还没人收拾。

而杨小伟的亲爹,富一代爹杨台骏(金士杰饰)是个狠角儿。

他早已看透了儿子变着花样要钱的招数,无论怎么着,要钱,没有。

今年里他第几次骗钱了

谁曾想这次杨小伟是真摊上事儿了。

一时间,各路人马各怀鬼胎轮番登场。

表面上,最底层的是讨要工资的濮通和米粒这对小夫妻。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是手握家中财政大权、死活不掏钱的富一代杨台骏和凶狠嚣张的巴爷。

实际呢?

食物链顶端的人各个都有软肋。

而这对小夫妻,一不小心成了抓住大佬软肋的人,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左右这些大人物的命运。

至于因为什么,飘飘暂时不剧透。

其实,这个电影的故事不复杂,片名也没拐弯抹角,“喜剧”二字明晃晃的挂在那里。

没错,《人间·喜剧》是个喜剧。

既然是喜剧,它就少不了铺梗。

但铺梗,也讲究个铺法。

如果只有一层笑料,即便包袱密密麻麻向你砸来,让你爆笑不止,也只能叫网络段子。

这类的“笑料”,是硬咯吱你。

是脱离生活且戏剧化的,你笑完,也就完了,回味只觉腮帮子痛。

《人间·喜剧》的梗,是从生活中长出来的。

有了生活的纹理,因而,更细腻、更多层。

怎么讲?

还是看细节。

濮通和米粒这对小夫妻,标准的“怂夫”和“悍妻”配置。

当“怂”和“悍”一交锋,笑点就来了。

濮通的“怂”,全体现在小动作里。

狠心拿了个主意借出去了钱,米粒一个摔刀的动作,就把他所有的硬气都给吓回去了。

从身体猛地一哆嗦,到眼神的闪烁,再到神情的慌乱。

全都透着一个字,怂。

类似的场景还有一处。

摊上大事儿了,濮通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解决问题,而是……

交代后事。

自以为很周到地写了一张委托书,面色沉重地拿着走进来。

一副要和米粒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样子。

米粒一句“出去”。

屁股还没放下,前面的那些心理建设时脑补的悲伤戏码瞬间都收了回去。

当小人物摊上大事情,笑点也跑不了。

濮通和杨小伟联手要演了一出绑架的戏码,寻思着从杨小伟亲爹手里捞一笔钱。

前戏铺足了,到了要钱的关键时刻,菜鸟上阵,指定要栽。

果然,张嘴就是:

六百万

一分钱也不能再多(了)

得!

这是平时过惯了紧衣缩食的苦日子,砍价砍出了习惯。

而片中,这种“你以为是个王者,谁知道是个青铜”带来的反差萌点、笑点,遍地都是。

飘飘刚才说过,片中的笑料,是从生活中长出来的。

也因而,它沾染了不少烟火气。

而在飘飘看来,这烟火气,才是《人间·喜剧》的核。

这部电影的烟火气靠什么来体现,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字:

“脏”。

这“脏”体现在方方面面。

从布景到造型,都是“脏”的。

小夫妻住在一个出租屋里,穷得响叮当,自然活不成样板房里精致的模样。

家里地方小,收纳东西自然是哪里有地方往哪里放。

犄角旮旯里都塞满了东西。

濮通在路上玩儿命跑,领口被汗打湿了,这种小细节也没落下。

人物关系,似乎也是“脏”的。

濮通摊上了一个拖欠工资的老板,要工资的人还要低头装孙子。

富二代杨小伟和他爹杨台骏,虽为父子,却互相算计。一个算计着怎么坑爹,一个算计着怎么摆脱“冤家”。

巴爷帮派里的喽啰们,也不是想象中的无脑死忠,被怀疑了之后竟也要盘算着反叛。

脏是真脏。

可在飘飘看来,这“脏”是好的。

“脏”不就是灰楼土瓦、柏油沥青、众生微尘的底色?

万物如洗、一尘不染的滤镜,衬不出这野蛮生长。

这“脏”展示了影片的烟火气,也带出了“喜”背后的真实情绪——

小人物的喜怒哀乐。

濮通活得糊里糊涂、不明不白的。但他说:“有些事情,有些事情想清楚,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他想要的不多,桩桩件件在不少人看来都是小事。

我的事儿

都是小事

这句话濮通是笑着说出来的。

可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借着酒劲,濮通拿起啤酒瓶子砸向了两边的人,用碎啤酒瓶子对准了杨小伟。

一个砸的动作,一下子就揭穿了濮通的谎言。

哪里是什么小事。

别人眼中的小事,却是他这个小人物正在经历的顶天的大事。

而这,不正是我们每个平凡小人物的缩影?

我们都想着能活成英雄,却一不小心活成了“英怂”。

在人群中没有姓名,没有标志,成为“无脸男”后,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日子总要过下去,于是便一遍遍劝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这样的话说多了,自己都信了。

但总会在某个时刻,某个再也伪装不下去的时刻,怒而撕掉原本的伪装和笑嘻嘻的假面,抡起酒瓶,砸向这操蛋的生活。

那《人间·喜剧》是在讲什么?

它讲夫妻关系、父子关系、社会关系……

可归根结底,是在讲生活。

讲每个像“我”这样的人的生活。

像“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电影的片尾曲毛不易的《像我这样的人》里有一句歌词总结得十分到位: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

多少像“我”这样的人,都以为自己会活成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

可,经过生活的摧残才发现,“我”只不过是一个迷茫、碌碌无为而又不甘平凡的人罢了。

我们总是在痛苦中折腾,折腾着给自己一个交代。这种“折腾”,成了我们的噩梦。

于是,如濮通一般,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可有时候想想,人生,也不只有“英雄”和“英怂”这两个选项的。

生活中的每个人也不一定都要过得“扑通有声儿”。

把普通的生活过好,就已经不简单。

来源: ent.ifeng.com

上一篇:王者荣耀不知火舞2019几月活动出 2019不知火舞怎么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