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王之破晓之战:司徒奉剑向仲天表明心意 托尔欲娶李盈

乌衣教,狐右提起仲天的话,诧异仲天与优河曾经相识。优河认为这是仲天的诡计,他们万不可轻信。这时,炎镜显示出天恒的身影,天恒告诉乌衣教众人,月圆就在七日后,他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使命。随后,炎镜中显现出四神的身影,天恒称这四人乃天人现世,就算没有地球能量,但能血祭其中一人也能打通两个世界的通道。优河听后,他向天恒保证,他定会在七日之后打通通道。

司徒奉剑醒来,仲天抱紧了司徒奉剑,司徒奉剑泪水落下,回想起了二人经历过的生死一幕,当时仲天为她挡下了灼灼烈火,她十分害怕自己会失去仲天,她想要一直留在仲天的身边陪着他。另一边的翼族,帝昀十分生气天恒对四神的赶尽杀绝,天恒执意以四人的血来献祭,若是优河最后关头失败,优河便是最后一个祭品。帝昀十分心寒天恒的冷血,天恒却称除了帝昀之外,其余人在他眼中都是猎狗一般的存在。看着帝昀负气离开,天恒对尚轩恨之入骨,尚轩将帝昀教得这般仁慈,他绝不能让尚轩与神域继续存在下去。

仲天独自一人在亭中抚琴,李敬忠前来找仲天,他十分敬佩仲天救下司徒奉剑一事,但仲天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想知道仲天该如何给司徒奉剑一个交待。仲天脸色凝重,这个问题他已经想过许多次,却始终都答不上来。仲天离开,李敬忠无奈一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仲天的情意大家都看见了,却只有他自己一人不明白。二人的对话落入了不远处的司徒奉剑耳中,司徒奉剑嘴角带着一抹轻笑,目光一直追随着仲天。

帝昀离开翼族,他孤身回到神域,希望尚轩能够早日醒来,告诉他该如何选择。司徒奉剑来到仲天面前,她向仲天提起了千睸,称千睸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仲天有意躲着司徒奉剑,不希望因自己再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司徒奉剑告诉仲天,不管是司徒奉剑还是千睸,她们都不需要仲天来保护,她们要的是与仲天齐肩作战,一同打赢这场艰难的战。同时,司徒奉剑也告诉仲天,她既是千睸也是司徒奉剑,从今以后她会一直陪在仲天的身旁,不再让仲天孤孤单单。仲天深知千睸并没有死去,他落下泪水,抱紧了司徒奉剑,低着亲吻着她。

龙玉关,山寨中的小六带来了李盈的玉佩,将李盈跟昊玥的情况告诉众人。李敬忠认为突勒铁骑欺人太甚,他决定派兵前去剿杀突勒铁骑,司徒奉剑阻止了李敬忠,认为他们不应该在这时挑起战事。二人各执一词,仲天只好从中调和,他让李敬忠派兵前往埋伏,他与司徒奉剑先去大营探查虚实,若是再无谈和可能,再行出兵。李敬忠同意了仲天的意见,仲天前去寻求齐掌柜的帮助,伪装成西域人进入突勒境内。

黠戛斯得知了李盈正处于扎克部军营中,他十分愤怒,准备亲自带兵前往扎克部,给扎克部统帅托尔来个出其不意,探查他的意图。另一边,托尔将李盈困在军营中,李盈大发脾气,要求托尔亲自来见她。军师将现如今的情况告诉托尔,他认为黠戛斯将会前来找托尔兴师问罪,托尔应当做好准备。托尔不将黠戛斯放在心上,他听到了李盈想要见自己的消息,匆忙丢下军师,前来见李盈。李盈本想逃跑,托尔及时赶到阻止了李盈,李盈问起了昊玥的下落,托尔戏称昊玥已死,李盈当场落泪不止。无奈,托尔只好将昊玥安然无恙的消息告诉李盈,李盈想要离开军营,可托尔却提起了他对李盈的心意,想娶李盈,李盈震惊意外,大喊出了昊玥的名字。

黠戛斯来到扎克部军营,恰巧碰到了昊玥,军师替昊玥打掩护,称昊玥是托尔的亲信,专门刺探情报。黠戛斯为人多疑,他故意在昊玥面前侮辱李盈与金吾卫,昊玥忍不下这口气,他想对黠戛斯动手,幸亏托尔及时赶到,拦下了昊玥,命人将昊玥带下去。昊玥跟李盈的事情必定瞒不了多久,军师劝说昊玥先行逃离保命,可昊玥却不肯丢下李盈一人,执意要见到李盈,带着李盈一起离开。与此同时,仲天跟齐掌柜、司徒奉剑一行人伪装成了商队,行走在突勒的地盘中。

来源: www.hxnews.com

TAG: 火王之破晓之战

上一篇:抖音茕茕孑立沆瀣一气是什么歌谁唱的 歌词介绍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