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我们不是把玩美食,而是透过食物看到这些…

核心提示: 陈晓卿:我们不是把玩美食,而是透过食物看到这些…

采访陈晓卿导演,他除了解读《风味人间》的创作,还谈了美食纪录片一些外延的内容。他说,从类型化的纪录片传播水准上来看,中国和世界仍有非常大的差异。

齐鲁晚报:投身互联网制作平台,心态有何变化?

陈晓卿:对我个人来讲其实没有太大变化,我们的团队依然在专心于内容的制作,并没有因为平台的改变而影响初衷或创作的方式。节目的市场传播、商业运营等都有专业团队在完成。如果纪录片可以分成院线、电视、互联网纪录片,我们努力做的是“好的”那种。我们拍纪录片的原则是,只把最好看、最有趣、最少说教的东西呈现在前端,这是点击率和收视率的保证。

齐鲁晚报:《风味人间》“带货”能力很强,据说秃黄油都涨价了。选择食物时,会规避有品牌的食物吗?

陈晓卿:我们会尽量规避品牌。我们拍美食,“带货”是有可能会发生的播出效应,但肯定不是我们的目的。现在全片没有任何植入,否则纪录片的目的就不单纯了,也会影响节目的内容和品质。

齐鲁晚报:第一集《山海之间》波澜壮阔,美食诱人,第二集《落地生根》开始讲故事,有观众认为水平下滑。怎样平衡观众口味?

陈晓卿:每一集负担的责任是不一样的,每一集都有自己的道理,也有自己的主要食物,更重要的,有不同食物针对的目标人群。第一集的食物大多很朴素,大家比较熟知,所以带来更多共鸣。第二集除了介绍食物,还要讲食物的迁徙,所担负的责任不同,理解起来可能相对会有一些门槛,这是从主题的设计上决定的。

齐鲁晚报:片中一些镜头像是在把玩美食,像是一种刻意的拍摄,美轮美奂,但与真实生活有距离。纪录片影像真实与现实真实,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陈晓卿:这个话题非常专业。如果探讨纪录片的制作,我们需要花费很多的篇幅,但如果简单说的话,就是怎样让纪录片承担讲故事的角色,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尝试的。我们毕竟生活在漫长的时间河流里,纪录片在忠实于现实的同时,肯定要摘取时间长河中有浪花的部分,否则很难吸引观众。如果说它不真实,我也同意,但真正的真实又是什么样的呢?另一个话题是关于对食物的“把玩”,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它反映了两个事实:第一个,中国人的生活水准真的提高了,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吃饱”,更多的人希望关注如何“吃好”。当然,关于什么是吃好,有非常多的理解、很多种解读,我们恰好选择了一个反向的解读。我不认为是“把玩”,这是对食物的凝视,透过食物看到劳作的艰辛、获取的不易以及祖先智慧的留存。

齐鲁晚报:有人说片子是拍给中产阶层看的,太注重格调。

陈晓卿:如果说中国真的有中产阶层,那么我希望这个片子恰好是提醒大家,要善待那些平凡的食物。

齐鲁晚报:你心里是不是在与BBC、探索频道等国际先进纪录片较劲,要在作品品质上超越其同类主题片子?

陈晓卿:从这种类型化的纪录片传播水准上来看,中国和世界还有非常大的差异。我们还在努力地学,谈不上超越。不过我们的努力也被国际同行们不断认可。

齐鲁晚报:纪录片的春天来了吗?

陈晓卿:作为一个小小的纪录片制作公司,我们能感受到国家对纪录片扶持的政策,但纪录片的春天是不是来了这么宏观的问题,我们也要听专家学者的指导。我们更多做的是纪录片实践。

齐鲁晚报 记者  师文静

TAG: 陈晓卿

上一篇:吃饭也能如此性感,高级感十足的《风味人间》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