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将夜》,会开启下一个江湖吗?

2015年秋天,宁波慈溪。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举行。

获奖名单上有两个名字格外醒目,银奖《琅琊榜》、金奖《将夜》。题材一实一虚,都是连载多年,拥趸众多。

彼时网络文学依然小众边缘,于孤寂处隐秘流行。也就是在那一年,《琅琊榜》改编的电视剧横扫华语地区,成为男频网文IP影视化改编的典范。

然而《将夜》的电视剧改编,一拖就是三年。直到今年10月,《将夜》第一部《帝国的清晨》才终于上线。那些藏在被窝阅读的热血畅快,那些苦守更新的煎熬,那些完结后的怅然,终于守得云开。

正如官宣海报上那两句,“长剑刺破霜雪,烈马踏穿黄沙。锋刃出鞘,遍识众生。夜已至,终将明。”

书粉如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样的故事翻拍成电视剧,大几率上线即扑街。

这部架空小说搭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隐隐能看到唐代和春秋的影子,一个渐渐萌生出现代人价值观的少年人一边升级打怪一边修行正道,走江湖看天地。故事背景亦古亦今。剧情线索涉及到中国文化里复杂的哲学命题,有虚有实。

小说都写了几百万字,要在几十集电视里拍明白,难。

果然,开播豆瓣评分6.9,跟着一路走低,毫无水花。惨!

但是你们说稀奇不稀奇,就算是原著粉,我都毫不失望。甚至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玄幻架空网文影视化最优秀的一部。众所周知,玄幻架空网文影视改编难度超级大。

一是表现难。虚拟世界玄幻手段,全无参照又难以具象。一不小心就变成五毛特效真人动画。

二是解释难。既不是历史又不是武侠,背景是怎么回事?好坏怎么分辨?角色体系如何界定?靠旁白吗?

还有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书粉。每个读者都在脑补小说里的世界,越热爱越挑剔。IP即是群众基础,也容易遭到反噬。

而在我看来,剧版《将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且为得不错。无它,靠的就是一个真。

《将夜》的导演到底是拍正剧和现实题材出身的大导杨阳。虽是第一次拍架空,手法还是正剧的手法,甚至有了电影的质感。

看人物。

原著的主角宁缺与桑桑一出场就是十来岁的少年和小女孩。难得导演没有冲着流量选择那些被过度消费的爱豆脸。

19岁的陈飞宇,一脸没长开的少年气;宋伊人虽然已经25岁,但身量小面相小,演起小姑娘毫无违和。一对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少男少女,黑黑的、脏脏的,一脸倔强与粗粝。一眼看过去,你会相信他们的日常就是风霜黄沙里来去,在边塞像野兽一样生存。

穷孩子的计较是真计较,一碗素面也要数葱花;光明之子的骄傲是真骄傲,荒原历练也是策白马披白袍。老枭雄会有悲凉,是无人处滚下一颗泪;阴谋家亦有沧桑,是少年时萦绕心头的块垒;神人也有温情,是一把剥了许久才递出的花生米。

相比众多IP剧把钱砸在主角片酬上,我更感激片方在配角的选择上如此用心。先不说倪大红、金士杰、郑少秋、黎明、安志杰、杜玉明……这一长串响亮的名字。就连只出现了两集的小配角马士襄也是由国家一级演员,人称“话剧教父”的尹铸胜出演。

简单几场戏,老兵痞要送走收留多年的小兵卒。有不舍需算计。马士襄的表演层次之丰富,一瞬间色厉内荏、一瞬间狡猾阴狠、一瞬间天真如赤子。

这些细节与角色的逻辑,让你相信,哪怕故事构架如此天马行空,但这些人物角色身上有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性。

再来说场景。

“将夜”的故事跨越了一个大陆四方世界。既有雪峰大漠崇山峻岭。也有戈壁荒原水乡风景。按许多玄幻剧熟悉的配方,必然是绿幕抠图来一套。但正因为故事“假”(架空),所以场景一定要“实”,才能达到观剧体验的“拟真”。

据说《将夜》剧组对于90%的场景都采用了实景拍摄的手法。单是勘景就花了半年时间,从新疆吐鲁番、鄯善、红河谷、那拉提、赛里木湖,到都匀影视城、襄阳唐城影视基地。横跨三省近二十个城市,共辗转了一万三千公里的惊人距离。

所以当我们看到茫茫山野里的一列车队时,愿意相信后有追兵前有埋伏的紧张。

看到边城兵卒马踏黄沙卷起的风尘,愿意相信“迎风击千浪,少年策热血”的沙场气质。

看到夫子驾车野游传道时,在山河之间恣意行走,我愿意相信“天不生夫子,万古长如夜”,苍茫天地间有大道朝天。

除了“真”与“实”。原著中的“虚”怎么办?

故事中修行世界有诸多左右着世俗世界发展的“不可知之地”。西岭神殿、幽阁、知守观……文字极为简约,全靠脑补。

但《将夜》找天野喜孝,担当剧版“大世界观概念构造者”。他曾是日本最著名系列游戏之一——《最终幻想》前六部的角色设计者。

单看这些概念图,不仅说服了我,也帮我具象了小说世界。

还有配乐。在写下这些文字时,我一直听着作曲家阿鲲操刀的电视剧配乐原生碟。他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其作品登陆苹果公司的iTunes数字音乐平台的作曲家。不但做影视剧配乐,也参与了诸多游戏配乐,堪称听觉氛围营造大师。

所以,以上,所有加在一起。浓缩之后,就有了被称为年度最佳打戏的“春风亭夜战”。小说里这一战,写了十章。但是电视剧这一战拍了15天,每天12个小时,成片5分钟。

宁缺问朝小树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帮手。朝小树说:够快、够猛、够勇。两人谈好价钱,宁缺放下吃了一半的面,背上三把朴刀就出了门。够不够古龙?

长街、暗夜,两个男人走入整个江湖庙堂的厮杀,风雨夜色皆能进。战斗一气呵成密不透风拳拳到肉,水气氤氲杀气四溅。这场戏在全剧中不算重头,但是它的燃与猛,满足了我对热血久违的想象。隐约看到了叶开,看到了阿飞,看到了三少爷的剑。

在现在武侠剧都能拍成玄幻剧的形式下,一个玄幻剧拍得如此酣畅淋漓快意恩仇,我很感恩。哪怕有部分角色特效的不尽人意,故事线改编的缺陷。我依然感激且感动,因为我在期间看到了另一种可能:给网络小说赋予更多文化的内涵,给IP改编以更专业的投入,以玄幻架空开启另一种形式的武侠江湖。

修道者无形的“境界”是可以“被看得见”;

“武”的含义被特效拓展外延;

凡人的战斗是真刀真枪,捉对厮杀;

镜头语言的审美与使用都是电影的质感。

你还能说,这只是一部单纯的网剧吗?

前段时间金庸去世,作为从小读武侠小说,看武侠剧长大的一代人,心中不可谓不怅惘失落。一个时代的终结,不在于某一位大师的消失,而在于整个武侠世界的后继无人。武侠小说最迷人之处不仅仅在于升级打怪走上人生巅峰的草根逆袭,而是执笔者灌注其间的历史山河、人间道理,是更大众更娱乐的属于华人语境下的精神诗篇。

网络小说的发端和武侠小说惊人相似。精英下场,连载吸粉。但或许是时代变了?演变成了不同的走向。都是影视化,武侠剧和武侠电影当年能拍出风流风骨,而现在很多网络玄幻的影视剧却往往流于小言情中二病。

《将夜》的难得之处就在于,原作者猫腻灌注其中的价值观。与传统的“侠”一脉相承,又结合了现代人对自由的理解。外在的表现上,既借鉴了香港武侠影视剧的娱乐性观赏性,努力使用技术,却不依赖技术。

更动人的是,在这个忙着消遣的时代,依然有人用心地写故事、造世界。在这里,依稀能看到孔子孟轲颜回、看到子路子夏颜真卿,也能看到李耳李白,甚至有莲花生大士、东晋陆葳蕤、唐朝李秀宁……

江湖已远,长安犹在。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吗?

FULL STORY: http://ent.ifeng.com/a/20181109/43135136_0.shtml

TAG: 《将夜》

上一篇:抓项目,聚英才!一图读懂山东双招双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