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杨幂太聪明,我花了九个月把她变傻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摄影 宋金峪

由侯孝贤监制、刘杰导演,杨幂、郭京飞、李鸿其主演的影片《宝贝儿》今日上映。影片讲述一个因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杨幂饰),试图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的故事。影片延续了刘杰一贯的风格,用真实的镜头关注现实问题,希望观众能关注到日常生活中被大家忽略的群体——天生缺陷孩童以及他们的家庭。

《宝贝儿》是杨幂出道以来的首部文艺片,她饰演的江萌身体不太好,性格很执拗。在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外媒评价影片“充满了引人入胜的勇气”,并称赞杨幂“经历了奇迹般的转变,奉上了强硬、真实、具有自我挑战”的表演。此前,《宝贝儿》入围了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今年的平遥电影节首映单元获最受欢迎影片提名。

前晚,导演刘杰来到广州和影迷见面,并在结束后接受了记者采访。为何会选择杨幂出演女主角?如何磨练杨幂的演技?“流量演员”主演文艺片是给自己“镀金”吗?刘杰导演给出了非常诚恳的回应。

风格

电影不是贩卖情怀,坚决不让观众哭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想到拍这个题材的片子?

刘杰:《宝贝儿》和我以前的片子比如《马背上的法庭》是一脉相承的,我一直关注社会问题,关于文化、传统、人情、法理。2009年,我的一位好朋友生了个重度脑积水的孩子,医生给他三天时间考虑救还是不救,他三天没睡觉,约我出来喝一杯。见我之后,他说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救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现在还活着,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变。后来我去福利院,看到很多被遗弃的残疾孩童,我意识到这个人群之前是被大家“屏蔽”的。

羊城晚报:决定要拍这个题材之后,您做了很多功课。

刘杰:有一个数据是,每年有数万名儿童被遗弃,其中大部分是残疾儿童。这些儿童,鲜少有人收养,背后原因很复杂,我想把我的困惑拍出来,希望引起大家的讨论,有讨论才会有解决的办法。

羊城晚报:这个题材很沉重,但《宝贝儿》拍得极度克制,听说结尾拍了好几个版本?

刘杰:我老说电影是十万个选择,这不是骗人,观众能从你的电影里读出来你动了什么脑子。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决不让观众哭,不煽情不卖惨。电影不是做宣传,也不是贩卖情怀,我的很多电影都没有结局,只是拍出难解的问题。那种非黑即白的结局,不是我的片子。

面对有缺陷的新生儿,是救还是不救?如果活下来,他们长大后会面临什么?不同的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也不可能有所谓正确唯一的答案。我只是取了不同人群的观点,放到电影里。如果观众走出影院心乱如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羊城晚报:杨幂饰演的江萌,为什么这么执拗地想去救这个孩子?

刘杰:她自己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看到郭京飞演的父亲和那个病婴时,可能觉得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很多观众可能会忽略,江萌本身也患有同样的疾病,她的智力不太高,价值观非黑即白,有点傻愣愣的,这就是她执拗要去救孩子的心理依据。

演员

杨幂太聪明,花了9个月时间打磨她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让杨幂演这个角色?

刘杰:一开始我接受杨幂,是因为她看起来很瘦弱,像身体不太好的女孩,但身上又有很顽强的劲儿。最大的问题是她太聪明,反应超级快,如果斗嘴,你永远占不到便宜,话没说到一半,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你还能怼回来。这一点她不够沉得住。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镜头,是她进组9个多月之后拍的,我用了9个月把她变成既有劲儿又木讷的女孩。以前,她演戏不是这样的,但在这个片里,她的反应很慢。

羊城晚报:杨幂以前没演过文艺片,这也让一些观众对她出演持有怀疑。

刘杰:作为导演,我只拍我相信的东西。面对杨幂,我只做一件事——把你摁成村里那个小姑娘,你自己爱怎么演就怎么演。至于怎么摁成那个角色,那要用我的方法。有时候我失去耐心,急了,也挺狠的,会从心理上重击她。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改变一个人,让这个人不是在演,而是变成这个人。她有时会“控诉”我,说我丝毫不懂得保护演员,其实我会在需要保护的时候保护,需要摧残的时候摧残。

羊城晚报:这部片子给其他演员的挑战也挺大?

刘杰:郭京飞演的角色就像当年我那个朋友,我问他能不能接受三天不睡觉来演这个片?他说没问题,但我怕他偷偷睡觉,安排了两个人昼夜给他打电话,确认他没睡。大家看到他在片中的状态,是疲惫到几乎脱相来演的。进组之后每天也只让他睡不到4小时,还不让洗澡,晚上不脱外套就在沙发上睡,这样的状态就是对的。但这样的状态没法持续太长,身体受不了,郭京飞的太太来探班,我就特别不好意思,连跟人家道歉。

羊城晚报:杨幂的南京话和李鸿其的哑语都是现学的?

刘杰:杨幂是北京人,南京话又很难学,她学了9个月,每天有方言老师教,还让她下载了一个讲南京话的APP,有时我看见她没在听而是在打游戏,脸立刻就会垮下来。哑语特别难,一个手势一个字,一句话要上百个手势。我也曾经崩溃,觉得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但杨幂和李鸿其都做到了。

拍摄

我说要上街拍,她一开始说不可能

羊城晚报:您用了哪些方法来把杨幂变成片中这个人?

刘杰:杨幂认识我之后就变了,现在她走在任何地方,别人拿手机拍她,她可以无视,但我刚见她时,两百米之外有人举起手机对她,她都能看见,她很介意。为什么现在不?片里有一场戏,小军在农贸市场拿菜,杨幂说她要去马鞍山,这场戏是在南京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拍的,当时隔着杨幂大概一米五的距离,至少有300部手机在拍她。我们没法清场,围观的人拦都拦不住。但从影片来看,观众可以看到杨幂没出戏,她很专注,这在以前她是做不到的。

羊城晚报:一开始她不同意去街上拍?

刘杰:一开始我说要上街拍,她说导演使不得,不可能。我说不上街,这电影就没法拍了,我们拍的是纪实性的片子,不上街去哪儿纪实?逼着她上街,她也接受了。

片里有个镜头是小军开车转了一圈,在马路边上找到她。拍摄时是12月,很冷,杨幂发烧39摄氏度,一个人可怜兮兮坐在那儿。我们拍摄是不清场的,但为什么没人穿帮和围观?因为我们都在一条街以外,先指定个位置拍照给她看,然后让她一个人背着小包过去。那边给她留了一部对讲机,问她到位了没有。她说到位了,坐好了,这边小军开车转一圈过去拍。

所有街上的镜头都是这样拍的,我们先定下路线,然后和她说,你去吧,镜头就跟着她去了。周围的人反应不过来。但这样没法拍两条,因为拍第二条时,声音就不能用了,收音收的都是“那是杨幂吧?”如果拍完两条之后不满意,那得先撤走,一个小时后再偷偷杀回来。

羊城晚报:那么进组前9个月的时间,都是怎么磨练杨幂的?

刘杰:很重要的一点是让她熟悉底层生活,让她从工作状态变成走心的状态。她刚到剧组的第一件事是去福利院看新生的危重小孩,去农贸市场买菜,去批发市场买衣服,去小吃摊吃东西,比较多这种接地气的事情。没拍这部戏之前,她估计有10年没坐过公共汽车了。

羊城晚报:整个片子没有剧本只有大纲?这对演员也是很大的挑战。

刘杰:是的,困难很大,但这是有效的,逼着你去走心。如果你不去思考这个人物,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你讲了情境,人物心里怎么想,怎样面对这样的情况,最后镜头一开,作为演员你往镜头前一杵,该怎么反应?如果你在那傻愣不知道该怎么演,面对全剧组人是很丢人的,这就逼着你去想。

争议

希望焦点在影片,而非杨幂的“粉黑之争”

羊城晚报:网上有传,这个角色是杨幂自己争取的?

刘杰:其实说不清楚究竟谁先找谁。当时我去探霍建华的班,建华不怎么说话,杨幂在旁边超活跃,后来我们把建华晾一边聊天儿,聊得很开心。在我眼里,没有哪个演员属于哪一挂的说法,《宝贝儿》三个主演好像都是不同挂的,大家说郭京飞是演技挂,杨幂是流量挂,李鸿其是文艺挂,但在这部片里,他们都是同一挂的。

演员其实很被动,从业刚开始时,他们得到了一些机会,拍了一些片子,很容易被贴上一些标签,但这并不代表她真实的水平。评价一个演员,我没有这种固定的成见。凡是有职业道德、认真投入、好好做演员的,都是好演员,但导演很重要。

羊城晚报:让杨幂当女主角,有票房上的考虑吗?

刘杰:首先必须合适,如果不合适,电影就不成立,不成立的电影更谈不上票房。如果明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拍一些有意义的严肃的电影,发挥自己的作用,那是很好的事情。

羊城晚报:有文章说,杨幂演文艺片是为了“镀金”,您怎么看这个说法?您怎么评价她的表演?

刘杰:我听过这种声音,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对杨幂的表演是满意的,从她进组到我们第三次杀青饭,历时一年零五天,在第三次杀青饭和全组人告别时,她说,别信导演,我们还会拍第四次。因为她觉得我们还会再拍,但她没找借口说自己档期没了什么的,最后我决定不拍,是我觉得足够好了。

羊城晚报:但现在网上还是有不少评价针对杨幂的演技。

刘杰:我希望大家不要失焦,《宝贝儿》是希望观众能关注到这群人,不希望最后变成杨幂的“粉黑之争”。我们其实有在弱化杨幂的宣传作用,也没让她跑路演,就是希望大家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电影上。至于杨幂演得好不好,我相信大家会有公正的评价。

FULL STORY: http://ent.ycwb.com/2018-10/19/content_30114600.htm

杨幂小档案 1986年9月12日出生于北京,女演员、流行乐歌手、影视制片人。毕业于北影表演系。80后人气小花旦。2006年,因《神雕侠侣》而崭露头角。2011年,凭借穿越剧《宫锁心玉》赢得广泛关注。

TAG: 杨幂

上一篇:年轻演员,转型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