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演员,转型在路上

《宝贝儿》海报

导演刘杰

本周五,由侯孝贤监制,刘杰执导,杨幂、郭京飞等主演的纪实风格文艺影片《宝贝儿》将公映。片中,杨幂一改以往的美艳形象,转而出演一位朴素的农村“弃儿”,被网友视为演技的转型之作。

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全媒体采访时,该片导演刘杰大方分享选择杨幂出演这部电影的全过程,更透露“片中大部分镜头都是杨幂进组九个月之后才拍的”。而这九个月的时间,正是他打磨杨幂演技所花的时间。

谈到以往大众对流量明星演技的质疑,刘杰则呼吁大家不要带着成见走进影院。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岸 /文 王维宣/图

提前观影: 题材虽沉重,却不刻意卖惨、煽情

《宝贝儿》是一部带有浓厚的纪实风格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聚焦以往电影鲜少关注的“缺陷儿”、“弃婴”群体。片中,杨幂饰演一位因为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得知了自己打工的医院里有一对父母正准备放弃自己刚出生不久的缺陷婴儿,性格执拗的她为了不让这个孩子死去,三番五次辗转于南京与马鞍山之间,企图说服这对父母。

尽管是一个沉重的题材,但刘杰却拍得很克制,片中的很多镜头,只要稍微多停留几秒观众一定会流眼泪,但他与剪辑师却“无情”地将这些镜头剪掉,不刻意卖惨、煽情,更没有将其处理成更为商业化的“哭天抢地”,反而是用客观、冷静的镜头记录江萌与这个世界发生的故事——最终故事走向“无解”。刘杰将故事如此处理,是留给观众一个自己思考的空间。

杨幂在片中出演了一个有别于自己任何作品的女性形象——木讷、执拗、一根筋,为了做成一件事誓不罢休。这种形象其实在中国电影史上并不陌生,《秋菊打官司》里的巩俐、《亲爱的》里的赵薇……然而,对于杨幂来说,这却是脱胎换骨。她不仅颠覆以往的美艳形象,转而用素颜、甚至扮丑变成皮肤黝黑、满脸斑点的一个木讷、倔强的农村女孩,还要挑战南京方言、哑语表达,对于第一次出演文艺片的她来说,确实是不小的挑战。

有不少网友在听说杨幂转型后给予的多是冷嘲热讽,但从成片来看,这个执拗傻女孩的人设,杨幂的表演还是令人信服的。当然,表演中也还有瑕疵,例如偶尔在方言上显得有点“尬”,情绪戏的掌控也需要更多功力。

从《我不是药神》到《找到你》,时下无疑是现实主义题材正火的时候,然而,《宝贝儿》与前两部电影有些微差别,它少了一点商业片的“算计”和元素,多了一份客观和真实。

年轻演员开始发力

对于杨幂这一次的表现,不少观众表示有所改观:“我原来不喜欢她的演技,但这部电影真的让我对她改观,谢谢导演塑造了她。”在观影现场,一位广州女观众站起来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事实上,不少曾经被贴上偶像标签的年轻演员,都正在自我证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寄望在作品中改变了大众的既定印象。

李易峰多次挑战演技终获肯定

前不久,演员李易峰凭借《麻雀》在金鹰奖上连下两城,分别获得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最具人气男演员奖,成为最大赢家。

不可否认,踏入30岁的李易峰正在一点点撕掉偶像标签,完成从流量明星到青年实力派演员的转型。

选秀出道、唱过歌、演过偶像剧,外形出众的李易峰一直是不少大众心中的“小鲜肉”。然而,从《老炮儿》到《麻雀》,再到今年的《动物世界》,李易峰不断证明着自己除了脸蛋,还有实力。

彭于晏人气背后是无数次的拼搏

偶像剧出道的彭于晏不仅长得帅气,近年来更是因为对身材管理有方“吸粉”无数,但在人气背后,是彭于晏无数次的拼搏和努力,每拍一部戏学一项技能,前不久他被拍到身材暴瘦,他坦言是为了新角色在做准备。

演技的提高需要积累和沉淀

正在热播的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吸引了不少流量演员勇敢接受观众检验。有的证明了自己,有的则放大了其在业务上的短处。但无论如何,观众应该给予这些年轻演员多点时间,让他们在作品中不断磨炼,也在人生阅历中积累和沉淀,杨幂的例子告诉我们,只要肯花时间、下功夫揣摩角色,就有可能把角色演好,而大众不妨多点包容和耐心,给予这些年轻演员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成长。

导演刘杰:已花了九个月时间让杨幂“脱胎换骨”

“拍这样一部电影是源于身边朋友的真实事件,产生一些震撼。但我没办法以朋友的角度去讲这个故事,于是决定以弃婴为视角去拍这样一部电影。”说起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宝贝儿》导演刘杰表示,从最初呼吁大众去认识、了解并正视这样一个特殊群体:“而不是刻意把他们屏蔽。我更愿意关注这个社会的无解之题,有答案的问题我都不会去拍。”

谈到外界对杨幂过往演技的质疑,刘杰呼吁大家放下成见:“很多演员一开始从业拍的片子容易被贴标签,但这并不代表她的真实水平。”

谈起最初选择杨幂的原因,刘杰坦言自己有一次去剧组探班,原本是去看霍建华,没想到却和一旁的杨幂聊得很开心,也意外促成了这次合作。

刘杰说,选择杨幂出演“江萌”这个角色,是觉得杨幂身上有一股倔劲儿,跟江萌很像:“杨幂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反应非常快,有时候沉不住气。所以我花了九个月的时间磨她的表演,电影中看到的大量镜头实际上是拍摄的第九个月才完成的。”

为了让杨幂真正理解她所饰演的农村“弃儿”江萌,刘杰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擦去明星的痕迹:“要她从工作状态转入走心状态。”让她去福利院看孩子,去批发市场买打工小姑娘穿的衣服、坐公交车、去小吃摊吃东西、在现场甚至都不让工作人员理她:“我要先把你变成村里的小姑娘,而不是让你去把她演出来。”

“一开始告诉杨幂要去大街上拍戏,杨幂是拒绝的,因为她早已习惯了在摄影棚里清场拍戏。后来我们逼着她去,经常让她一个人背着包就出发了,一个人默默坐在路边就拍了,后来她慢慢就接受了。有一场在批发市场的戏,摄像机后面至少有几百个手机在拍她,都是粉丝,要是以前她肯定不习惯,但那场戏她演得挺好。”

除了表演方式,杨幂在戏中全程讲的是南京话,且有不少哑语表达的戏份。为此,剧组专门请了一个南京话老师,每天接送杨幂上下班,24小时在线陪聊,还给她一个南京本地的广播节目每天听。哑语也很难,一个字就是一个手势,一个小时内可能要比两三百个手势,但杨幂都记住了。

问及对杨幂最终呈现的效果,刘杰表示很满意:“《宝贝儿》的拍摄断断续续历时9个月,中途又完完整整地重拍了两遍,到第三次拍摄结束吃杀青饭时,杨幂说‘你们不要相信导演,他肯定还要再补拍’,我说不用了,你已经足够好了。”

FULL STORY: http://ent.ycwb.com/2018-10/19/content_30114419.htm

TAG: 转型 在路上

上一篇:华晨宇张碧晨恋情曝光?同款戒指情侣装,张碧晨回应暗藏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