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峰《寂静的哨所》:一部布满创痕的情感回忆

影片《寂静的哨所》讲述的是一位将军的儿子,一个有文学青年的理想,有诗人的追求,有许多丰富的人生目标的年轻人,它应父母的要求参军,并被发配到了林海雪原中的一处条件非常艰苦的边防哨所去站岗。那里荒无人烟,陪伴他的除了老班长和他手里的钢枪之外,就只有门口的几根光秃秃的黑色的电线杆。影片的开场,有一段富有沧桑感的独白,像主人公以倒叙的手法将故事娓娓道来,很自然地就将人吸引,并被带到了电影所在的时空中去。

这部片子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干净、纯美的画面和颇具感染力的独白。视觉清新,无论是片中的景物还是人物,都很纯洁,很唯美,很诗化。语言平缓但却具有张力,纯洁的感情也表现得真实、不做作。煽情却不矫情,细节的用心刻画和心理活动的准确拿捏,以及朴实自然的真情流露,看了让人感动。这是时下许多片缘性题材的片子所无法替代的,也是大制作的西方电影所无法满足的一种精神需求。

看完这部片子,让我对孤独有了新的理解。我认为这是一部表面上在写军人的军营生活,实际上却是写给都市人看的一部慰藉心灵的影片。从片中的“我”在经历生活磨难和在林海雪原中与孤独的对话,表现了主人公面对孤独的一种生活态度;与老班长短暂的相处中结下的深厚如亲人般的情谊,表现了主人公强烈的精神依恋;在失去老班长及心上人小婷的巨大伤痛后的决绝,表现了主人公在经历种种磨难过后的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格的成长。

看到这里,你不能不为之动容。正如同样看过这部片子的网友宋子文所说:“假如,我是把这部电影看作是一首长诗的话,那他是潜藏着哀伤的,虽然它未能歇斯底里。眼前这随风雪渐模糊的一切均复制着人间最质朴的情感,而那走音的唱腔与那悠扬的信天游小调,也开始在回忆的影像里变得生动。孤单的哨所、寂静的远山、喧嚣的时代、奔走的人流。即时,我开始发觉,导演并未刻意去铺陈一个孤单个体的逝去情感,而是对那个旧有时代做了一次感人至深的祭祀。如果我愿意相信电影中所裸现的人性都是最单纯、最质朴的,那我必须承认那个关于回忆的回忆,是布满了创痕的。”

FULL STORY: http://www.huabian.com/dianying/20180915/264012.html

上一篇:张艺谋《影》多伦多获赞“水墨画风绝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