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农喝止小偷被杀 其子:努力工作撑起这个家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7月23日,河北廊坊瓜贩崔靖祥因在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提醒女顾客“有小偷”,被没有得手的盗窃团伙成员殴打,其中一人用刀捅进他右肩,伤及动脉,崔靖祥因此身亡。事发后,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今年4月9日,案件在廊坊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7月18日下午,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对案件公开宣判。

一审判决结果是: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卫书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彦武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分别判处被告人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十年六个月和九年六个月;以盗窃罪和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彦清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面对这份等了一年判决书,英雄的家人有怎样的感受?

图为崔靖祥之子崔全政走出法庭 图片来自@法制晚报 微博

图为崔靖祥之子崔全政走出法庭 图片来自@法制晚报 微博

控方主张定性为故意杀人罪,辩方则主张故意伤害罪

在廊坊中院门口,拿着这份判决书,崔靖祥儿子崔全政格外激动。他告诉中国之声记者:“一直在等这个判决,今天看到这个判决也挺欣慰的,总算是达到家人的期待。这一年是挺难受的,家里面,我妈一直在看病,一直在吃药,从一审结束之后又检查出重度抑郁症,今天开庭的时候也没有去。”

今年4月9日,案件在廊坊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崔靖祥案律师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天骐介绍,当时庭审焦点在案件定性,控方主张定性为故意杀人罪,而辩方则主张故意伤害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23日8时许,被告人王卫书、张彦武、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乘坐被告人张彦清驾驶的迈腾轿车窜至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乡集市上盗窃项链。按事先预谋,张彦武负责剪断项链,张彦清负责开车接送,其他四人配合张彦武进行遮挡、放风等。王卫书、张彦武、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在安次区水务局机井队门前窃取被害人刘艳辉的黄金项链过程中,在一旁卖瓜的被害人崔靖祥提醒刘艳辉其项链已被剪断,王卫书闻听后即对崔靖祥拳打脚踢,崔靖祥拿起马扎反抗,耿伟东抓住马扎阻拦崔靖祥,五被告人对崔靖祥进行殴打和围攻。崔靖祥后退至机井队门前,王卫书持随身携带的折叠单刃尖刀刺扎崔靖祥右锁骨处一刀,紧随王卫书的张彦武将崔靖祥摔倒,张来齐用辣椒水喷洒崔靖祥面部。五被告人作案后逃离现场,崔靖祥因被锐器刺破右锁骨下静脉及右肺致急性大失血死亡。被盗项链经鉴定价值人民币8442元。张彦清驾车接应五被告人逃离过程中,明知王卫书持刀刺扎他人,仍帮助其逃匿。

律师:一审判决结果体现了法律的公平正义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天骐认为,这体现了法律的公平正义。法院也考虑到案子的具体情况,认为几个被告人的行为实际上是对见义勇为者的打击报复。

一审中,崔全政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提出300万的赔偿金,但一审判决只支持丧葬费用。崔全政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其实这个数字只是想表明一个态度,就是不协商不妥协。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天骐说:“像一般这类案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司法实践里主要就是丧葬费用,被害人家属本身对附带民事这块具体费用不作为主要关注点,主要还是在于刑期这。他们也提出来了赔偿金不管法院判多少,他们都能接受。”

英雄之子:要靠自己撑起这个家

崔靖祥去世后,家里的七亩甜瓜地现在无人经营,只能交给亲戚们打理,种甜瓜每年五六万元的收入便没有了。

崔靖祥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有人从北京一路骑摩托车骑到崔全政家,说想送崔靖祥一程;有人特地从上海赶来,说每个月要给崔全政的奶奶打1200块钱作为生活费,这些都被崔全政谢绝了。崔全政唯一接受的,是应当属于父亲的荣誉。崔靖祥遇害后一个月,廊坊市安次区工作人员将“见义勇为”的证书送到他家,半年后,廊坊市将“见义勇为”称号颁给了崔靖祥。

事发后,崔靖祥家还剩下几千斤没卖出去的甜瓜,廊坊市民用两天时间,买光了这些甜瓜,只为了能让崔靖祥的家人在经济上更宽裕一些。崔全政和家人对此感动不已。崔全政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原来爸爸是家里的主心骨,现在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要靠自己努力工作,坚强起来,撑起这个家。

记者:杜震 吴培

FULL STORY: http://news.sina.com.cn/o/2018-07-18/doc-ihfnsvza4034681.shtml

上一篇:对外投资风向变!中国上半年对欧直接投资达北美9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