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记忆:管涔山与燕京之戎

山西记忆:管涔山与燕京之戎

宋旭

(管涔山)

管涔山,古为晋山之祖。位于山西省忻州市的原平、静乐、宁武、岢岚、五寨、神池等市县。其主峰芦芽山海拔2736米,雄奇秀丽,是山西境内主要河流——汾河的发源地。也是华北落叶松的原生地。其南承吕梁余脉,东接阴山余脉洪涛山,西抵黄河东岸,绵延千里,为拱卫华北的天然屏障。

管涔山是古华夏民族最先命名的群山之一。《山海经·北山经》:“北次二经之首山,在河之东,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cén)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该处的“汾水出焉”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汾水发源于这里”,应该是“汾水流经这里(又向西汇入黄河)”。结合下文:“又北二百五十里,曰少阳之山……又北五十里,曰县雍之山”——“县雍之山”即“悬瓮山”。“雍”上古读“qo:ng”,“瓮”上古读“qlo:ngs”,“县雍”即“悬瓮”,均为音译之记音。若将“q”(国际音标)置换为“kh”,即“gwe:n-kho:ng”(悬/县古音相同,读“gwe:n”)。“gwe:n”可视为“鬼方”之“鬼”,“危方/隗方”之“危/隗”(后世称“魏”),“kho:ng”可视为“于阗”之“于”,“和田”之“和”。学界普遍认为,今天的山西与陕北,是狄族的故乡。“悬瓮”不是“悬在半空的大瓮”,而是两个部族的联合体,“悬瓮山”是他们的聚居地。而“管涔”的上古读音“ko:n-grium”正是“悬瓮”的反读,说明了这些远古部族在晋地的分布之广。同时可知,在《山海经》资料形成的年代,“管涔之山”尚在“悬瓮山”以南,而现在所言的管涔山,是历史上,这些远古部族曾经向北迁徙的结果。

(悬瓮山)

管涔山,又名“燕京山”。《淮南子·地形训》:“汾水出燕京”。高诱注:“燕京,山名也,在太原汾阳,水所出。”《十三州志》曰:“汾出武州之燕京山。”《水经注》:“汾水出太原汾县北管涔山。”郦氏自注:“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淮南子》是西汉皇族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编写的一部著作。说明在汉代以前(亦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管涔”这一山名就北移至太原以北了。“燕京”,古读“qe:n-krang”,实为“ko:n-grium”之音变。郦道元所言“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也可以认为“燕京”为“管涔”之异写。

“燕京山”一名,缘于古代部族“燕京戎”。关于“燕京戎”,史书称其为“燕”(有别于战国七雄燕国之“燕”——笔者注)。是商末周初,活跃于山西的一个游牧部族。《竹书纪年》:“太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国语·郑语》:“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此“燕”即“燕京戎”。

“燕京之戎”很可能是商代之前的“空同”北迁,与活跃于山西的“隗方”(或其一部)结合形成的一个联盟体。《商书·四方献令》“正北空同、大夏、莎车、姑他、旦略、豹胡、代翟、匈奴、楼烦、月氏、孅犁、其龙、东胡,请令以橐驼、白玉、野马、騊駼、駃騠、良弓为献。”商汤之都位于今天的“商丘”。上述邦国均为商汤征服之部族,为商势力范围之内,所以要定期向商王室贡献其特产。同时可知“商王朝”之国体,尚为“部落联盟体制”,略似于今天的“邦联制”。《四方献令》中的“空同”,可直译为“kho-tun”,“tun”即汉语之“屯(村落,聚居地)”。“空同”可能是由上古“昆夷/昆吾”建立的城邦。夏朝灭亡后,其族人相率北迁。“tun”元音“u”低化为“a”,即“khotan”,即后世之“和田”、“于阗”。

(崆峒山)

今天河南省临汝县西南六十里有“空桐山”,而在甘肃省平凉市城西12公里处,亦有崆峒山。因“崆峒”一名太过响亮,其后有黄帝的身影,所以产生了河南与甘肃两地相争(崆峒)的局面。甘肃学者称“天下崆峒有五,以有玄鹤出没者为真。甘肃省的崆峒山,常有玄鹤栖息出没,故当名副其实。”实际上,“空同”、“ 空桐”、“崆峒”均为“khotun/khotan”之记音,其最早者应在河南。“天下崆峒有五”的背后,就是一部“kho”部族万里迁徙的历史。

前述“燕京”为“悬瓮”之反读,作为今天的我们,只简单地理解为两个音节次序的颠倒。但其背后隐藏的,却是“联盟体”内部两个部族的权力之争。在长达千余年的迁徙过程中,“kho”与“gwe:n”两个部族不可避免地产生争斗与分化。其中的一部在汉代建立了“Khotan”古国。“Khotan”汉译“于阗”,又作于填、于置、于殿、于窴等。印度人称之为“屈丹”。“屈丹”之“丹”,即汉语“屯(tun)”之音变,与“填”、“置”、“窴”、“田”、“城”同义,都是“城”、“城邦”的意思。如果从语言学角度考虑,“kho”之首音“kh”,可转为“g”,元音低化,即“gra”。若此,“kho”亦为“夏”遗民。而“燕京”、“悬瓮”、“管涔”则是其族名汉语音译的不同写法。是故,“管涔之山”即“燕京之戎”所居之山。

(尉迟敬德)

历史上有“尉迟”之姓。原为西北地区“尉迟”部落。其祖先就是汉代的“于阗人”。魏晋时期,逐渐崛起,被鲜卑拓拔部大人称为“尉迟部”。尉迟部一直跟随拓跋部东征西战,北魏建立后,成为北魏的勋臣八姓之一。后来,北魏孝文帝将都城从平城(今山西大同)迁往洛阳(今河南洛阳),大力推行汉化政策,“尉迟”改为“尉”氏。隋唐之际,有“尉迟恭”者,字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州)人。追随李世民征战南北,驰骋疆场,屡立战功。官至右武侯大将军,封鄂国公。尉迟之“尉”,上古读“Qud(khud)”,汉代以后,发生了“khud”→“ghud”→“ngu”→“yu”的音变。“迟”,上古读“dil/lil”,“d”与“l”是一对关系异常紧密的声母,方言中可互相转换。“dil”可训为“氏”。“尉迟”即“khu氏”。传说敬德面如黑炭,似为上古“赤狄”(夏联盟主要成员)之裔。尽管世事沧桑,族流远播,但从其姓氏的上古发音,仍可探寻其族源所在。

从“燕京”、“悬瓮”、“管涔”以及至今尚存在于中原的、于汉语无法解释的上古地名(包括上古时期的姓氏、人名)来看,商代以前的中原地区,应该使用的是汉语以外的另一套语言,也可能是两种(甚至多种)语言并行。而其中像“燕京”、“悬瓮”、“管涔”之类的词汇,因其作为地名,保留了音译读音,永久地留在了中原大地上,成为这些部族曾经生息于中原的最直接的史证。

(地图上的管涔山)

来源: www.sohu.com

TAG: 山西

上一篇:看到这篇推送的人,你的鞋已经湿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