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湉湉:你不敢承认的自私,没关系,我承认

丨没头脑233问丨

这是个瞎折腾的栏目

每期找一个有趣的人

问一些十分无聊的问题

我的目标是当个失败的采访者

《奇葩说》里,让我前后改观最大的一个人,就是范湉湉。

和她真人聊天,和节目上的感觉,差很大,又差不大,但都是一件极其需要体力的事情。

黄执中有一次和她聊了7个小时,基本都是范湉湉在说,聊完之后,黄执中整整7天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话,他说他需要静养一周,差点聊出了内伤。

这周湉湉姐来北京参加山下学堂的演员培训,她前几天拿到剧本的一个片段,根据角色的特点,去猜人物的人生,老师说她基本全都猜中了。

趁她空的时候,我跑去酒店采访她,一进门,她就拿了一张皇家蓝的酒店卡片给我看,说这就是她上次说她很喜欢的那种蓝色,她要留一个当样本——她最近在主持一个节目叫《疯狂衣橱》,一群同样对穿搭极其讲究的人聚在一起聊时尚,她快要开心死了。

《疯狂衣橱》节目剧照

以下几个片段,只是那天采访内容的一小部分(我算了一下,根据湉湉姐的语速,她一共讲了,将近3万字)。

#关于猫狗花鸟和虫鱼#

湉湉:

我喜欢一个人。大家都以为我喜欢热闹,其实我喜欢一个人,因为我自己已经够吵了。

我:一个人的时候你喜欢干什么?

湉湉:

我的天那太多了。看NBA、看盛装马步、看一个人划独木舟。我最近喜欢看人钓鱼。

我:啊?

湉湉:

你不知道吧。啊,这是一个牛逼的事情。

人,与动物的博奕,一根线。

老人与海,就是人钓鱼的故事,哲学就在这个地方产生了。

一个人,拿着一根杆子,博奕已经开始了,我要用什么鱼饵让它咬住?我要怎么不让它挣脱?鱼没有那么蠢的。

钓上来之后呢?只是为了钓鱼吗?

那些钓鱼的人,知道了咬住了之后的表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张力的表情,就是:中!

之前是木乃伊,中了之后就活了,我只在赌博的人脸上看到过那种表情。

我:你养宠物吗?

湉湉:

我以前养过狗,十多年,一直到它去世,现在养猫。

我:感觉有什么区别吗?

湉湉:

狗是动物,是乞爱,老远就跑过来,可是无条件爱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猫是人,成精的,灵魂和你对等,你可以和它对话。

狗什么都和你有关,猫是和它自己有关,每天schedule自己排的很满,舔爪舔屁眼思考人生。

我家猫过年的时候,送了我两只蟑螂,而且是大蟑螂,平放在门口的垫子上,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我们家连小蟑螂我都没有看见过。

它就带我过去,对我说,来来来,送给你的,你!这两天心情都不好,都在家里躺着,你要快死了,那,看到没,我把我的宠物,现在弄死了,送给你吃。

然后很骄傲在一边舔爪。

我就哭笑不得说:嗯,这种东西,我不是狠感兴趣。

它继续舔爪,看着我好像在说:怎么可能,这么大两只蟑螂。

我:啊哈哈哈哈哈。

湉湉:

但这些都还好,养虫养鸟,才是真的风雅。

养鸟很讲究的,笼子用什么材料,定在什么湿度,埋在什么土里。

我:你不觉得养鸟是囚禁吗?

湉湉:

有一种鸟,就叫囚鸟。它在自然里活不了多久。出去3天就死了。你打开笼子它飞出去又回来了。

我:你会给自己买花吗?

湉湉:

我喜欢种花,各种绣球。

但我不从花店买花,无根生物,都是已经死掉的东西,你看到的它开的最后那个花,其实是它的尸体,不雅致。

我:什么是雅致?

湉湉:

再穷,吃饭的时候,也要把筷架子摆好。

#关于时尚#

我:谁是你的时尚偶像?

湉湉:

我喜欢很多设计师,但心里只有一个时尚icon,《欲望都市》里Carrie那个角色的缔造者,Carrie当时的造型,现在拿出来看,还是时尚的。

而且剧情也好。有一集,Carrie去一个餐厅,那天是她35岁生日,中途一个服务员唱着生日歌端着蛋糕走上来,她以为是给她的,结果是旁边一个女孩的,那个女孩生气地说:我特么25岁了,老死了。

看那部片子的时候我25岁,现在我38岁了,完完全全体会到Carrie当时的心情。

《欲望都市》热播的时候,各个奢侈品牌是真的很有个性,各有各的风格。

这两年时尚已死,都在跟风,跟风不能算是时尚。

今天流行pvc大家就都出pvc,为了卖东西,而放弃了自己的风格,前两天我看见xx出的一双鞋,我的天,那个鞋就是阎王爷的小老婆给了他一杯酒,毒死他以后给他送殡穿的鞋,寿鞋……

我:有什么东西是你随身带的?

湉湉:

我的金链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个上海女人对于东北气质的坚持。

还有我的护身符,和做的指甲。

我出门一定会好好搭配衣服,以前小时候,衣服很少,也要一天换三套衣服。

奇葩说每一期的造型都是我自己想的,衣服帽子发型,都是根据当期主题来的。

#关于误解#

我:你觉得大家对你有什么误解?

湉湉:

大家都觉得我很坚强,我哪里坚强,你没看到我从奇葩说从头哭到尾,跟傻逼似的。

我昨天就对着lulu姐哭,她说,范湉湉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算个屁啊?你有什么可以失去啊?你失去了又怎么样啊?

我想了一下,也对哦,然后就不哭了。

我不认为哭是一件狠丢人的事情,哭是一件好事,每次哭的时候你心里的不良情绪,黑色的东西都会流出来。

我:你一般只对lulu姐哭吗?

湉湉:

才没有嘞,我对everybody哭,我才不管呢,我在飞机上哭的死去活来,把旁边人吓死。

昨天一个人讲了狠感动的事,我又流下鳄鱼的眼泪。

我:几岁是你的理想年龄?

湉湉:38岁,现在。

我:很多人是20多岁。

湉湉:

我才不要回去20多岁,自大,茫然,愚蠢。

明明对一件事不了解,还要做出结论,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里。

恋爱?更不可能,20多岁恋爱太容易了,而且那时候其实最不值钱就是肉体,因为大家都有。

我:那现在对另一半还会有期待吗?

湉湉:

对不起老娘没空。我在抗衰老,除非谈恋爱可以抗衰老。但我现在发现谈恋爱是变蠢。

不过我很感谢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无所获,没有成就,所以我没有什么需要顾及的东西。

#关于演戏和主持#

湉湉:

每一次杀青,就觉得把这个角色杀掉了。

比如我在《脱身》里演钱太太,再也不会有了,再次塑造类似的角色,也不会是钱太太了。

我:那你会反复看自己演的电影吗?

湉湉:

会,我录的综艺节目都会,这是一个演员的习惯。

拍电影场场都回放,大家一起研究、讨论,这个呼吸更立体一点,那个阴影头要更低一点。

但综艺节目是没有回放的,所以我会让助理帮我拍下来,中途立马拿来给我看,我好立马作出调整,比如自己站的位置挡住了哪个人,是不是永远在一个方位说话。

我:你最开始主持是什么时候?

湉湉:

我15岁去参加中国第一个综艺节目,5个少女主持人,我是其中性格最鬼马的,那时候是真的火,整个上海所有年轻人都知道这件事。

第一届我没有进,我就对导演们说,我会再来第二次,因为我喜欢这个节目,如果你们不给我第二次机会,我还会来第三次,所以导演对我印象特别深,我们到现在还是好朋友,第一届5个少女,每一位都是现在响当当的人物,我应该是当中最碌碌无为的一位。

第二届我又去,一路走到总决赛,成为幸运的5个人中的一个,然后开始做主持人,还去日本做节目,1998年,飞机上还可以抽烟的年代,第一次乘飞机去日本,一个人带着个大箱子,里面各种各样拍摄的机器,电池,因为当时只有我签证签出来了,其他工作人员都没有,因为我会日语。

我下了飞机就一直跟着一个日本老头走,成田机场,快出关的时候,他在门口跟我挥了挥手,指了指旁边,因为我要走外国人那个通道入关,他不能再给我带路了。

我:你从小就是外放的性格吗?

湉湉:

是的,别人都是需要释放天性,我需要收回来一点。

我在节目里想的都是:我怎么少去抢戏,少说两句,范湉湉你注意点好吧?

但别人在说话的时候,我一定会很认真听,而且积极做反应,你不可能没反应啊,所有演员都是这样,拍不到你你就没反应了?!而且综艺节目,你给别人反应会促进别人说下去啊。

会诉说的人也一定要懂倾听,我一直说不会当小弟的人当不了大哥,就是这种道理,不会倾听的人不会成为一个好的诉说者。

做演员也一定要会观察别人,所以我会模仿和表演很多角色,比如愤怒的人,拍桌子骂人,很多人经常说我本色出演,其实是我观察来的,那不是我的本色。

《脱身》里范湉湉饰演的钱太太

你说什么是范湉湉的本色呢?

她说她不会用任何具象的东西代表她,因为她觉得她是infinity,太丰富,代表无限可能。

而我准备好的脑洞问题,到她面前,也显得很常规。

我问她:如果你的人生是一首歌,歌名是什么?

她回答说:你把所有中国字输到电脑里去,组成的所有排列组合写出的诗,然后整个宇宙就被塞满了,银河系就爆炸了,这就是我的歌。一首歌没办法形容我的人生吧。

我听完心服口服。

4个小时聊下来,我是懵的,不止是能量太多,信息量也太多。

听她讲10分钟佛教,我发现自己对佛教的误解那么深,回去的路上我决定要皈依佛教——原来佛教是那么回事,喜欢。

听她讲各种科幻故事,信手拈来,还有纽约各种博物馆的馆藏,说那些都是她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孩子。

她说现在是她最幸福的状态,和自己谈恋爱,给自己买钻石戒指,还撅着嘴说:哪会有男人买这么贵的东西给我。

但聊起以往男生送给她的礼物,嘴角还是会忍不住露出微笑,语气也变的温和,其中有初恋情人送给她的第二粒纽扣,还有喜欢她的男孩送给她的拉断的大提琴琴弦。

偶尔,我仿佛感受到了她内心柔软的那一面,可是瞬间又会被话语的洪流冲走。

哪个是她呢?

哪个不是她呢?

她有些话好像是前后矛盾的,但她用她的方式讲出来,却那么合理又自洽。那不是在抓马,那是在表态。

她曾经在公司的一个群里和别人因为三观不合而对骂,然后她退群了,换作一般人,我会觉得肯定是疯了,换作她,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

她说话那么直接,不讨好任何一个人,光想象一下就觉得很爽。

她说她平时显得凶,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很蠢的人去找她放屁,说屁话。这样她就可以很安静,很好。

是啊,我们都太急于去讨好不喜欢我们的人了,她却愿意多花时间去和喜欢的人一起bibi。

她在化妆间坐着的时候,经常会有来找她聊天的人,来一批她就聊一批,什么都聊,一旁的朋友听完说:范湉湉你知道那么多,你累不累啊。

她说:我当然要知道啊,我知道不代表我喜欢我接受,但我要知道,我如果不知道,却说我不喜欢,那是闭塞。

但我想起的却是她说:因为一直以来没有遇到可以让我依赖的人,只有依赖自己,所以就以一种surviver(幸存者)的姿态活下去。

从15岁进入这个圈子,到现在38岁,20年那么漫长,长到足以让你学会不在乎很多东西。

越到后面,越发现其实不必讨好那么多人,拿什么,都不如拿自己实力说话。

想通这些,就会少很多负担,人情上的,事业上的,会敢说很多话,会不怕得罪很多人,会有很多误解。

当然会有很多人觉得她肆无忌惮,但我却觉得那是胆量。

肆无忌惮的人不会留意自己是否挡到别人的镜头,肆无忌惮的人也不会需要了解那么多、知道那么多之后,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她有次说:别人认为的人性的缺点,自私,贪婪,别人不愿意承认,我没关系,我承认。

这话,是有胆量的人说的。

但说实话,她的话风,根本无法用文字描述。

这是一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人。

你看到一个在十五六岁就经历过巅峰的人,经历了之后的婉转曲折,并没有让她心灰意冷,而是塑造了她那种舍我其谁的不在乎。

也许你会问:她为什么这么自大?

而我想问的是:如果你觉得她强势,是不是出于对自我本能的保护?

我承认,日常很难遇见这样高能量的人,所以谁拿她也没办法,只能让她在各个地方发光发热。

是的,她色彩太浓烈,温度太炽热,而大部分的我们,在黑暗的房间里待得久了,拉开窗帘看见太阳,眼睛是会被刺痛的。

你好呀,我叫刘可乐,东七门非自由撰稿人,在微博1元出租自己。和湉湉姐聊完之后,我是真的聊出了内伤。

『她色彩太浓烈,温度太炽热,而大部分的我们,在黑暗的房间里待得久了,拉开窗帘看见太阳,眼睛是会被刺痛的。』

你眼中的湉湉姐

是什么样的呢?

留言告诉我们吧

给范湉湉打call啊啊啊↓↓↓

来源: ent.ifeng.com

TAG: 没关系

上一篇:《中国好声音》恐怕是酒喝多了!不是请厨子当导师,就是玩电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