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谈论女性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在谈论一位女性,我们不是在说她是不是一个剩女、是不是生儿育女、是不是婆媳关系不好,或者她的家务活干得如何,我们要谈论的是一位战地记者、一位乐队吉他手、一位演员、一位车队创办者、一位时尚媒体掌门、一位社会文化推动者。在时代的洪流中,她们是勇于改变自己人生命运的女性,她们不仅是改变自身潮水方向的人,而且是凭借自己的力量鼓励和推动女性活出自我的弄潮儿。

女性在这个时代,不仅要做自己,也要活出来。这也是网易女人和奥妙联手主办女性公开课的初衷与主题。从6月2日开始,女性公开课邀请台湾演员张钧甯、战地记者袁文逸、时尚女王苏红、女子赛车手李鹤、打工歌手段玉、出柜拉拉三木……六位来自不同领域的优秀女性分别为我们讲述她们关于"勇于改变"的人生故事与时代思考,并为我们开启2017年女性传媒大奖之门。

袁文逸:追求真实与那个不可被牺牲的自我

舞台上,小小的身形坚定地站在那里,很难想象这是那个战场上经历过4年的炮火、子弹和杀缛的女性。她的脸庞纯真,她的眼神清澈,她的语气平淡如秋,而她说出的每句话都如颗颗炮弹一般,直击人的内心。

在袁文逸亲手制作的小型纪录片中,我们和她一起感受了那曾经历的战场和所缅怀的消失的灿烂生命。利比亚、叙利亚、埃及、乌克兰,2011至2015年里有一半的时间袁文逸都在国际战乱地区度过。

而在国际战乱区长达4年做战地报道后,35岁的袁文逸递交辞职信给东方卫视,告别体制、告别事业编制,告别熟悉又被认可的这么一个舒适环境。"我觉得传媒业的生态发展很快,与其坐在这里等着别人来改变我,不如我走出去试着改变一下。"

离开了那块战地的土地,袁文逸形容自己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甚至被身边世俗的"催婚"胁迫着,而在这一切中,她依然有自己想要坚持与想要追求的。那就是"尊重我自己,尊重那个不可被牺牲的自我。"让我们来倾听她的坚持。

苏红:"包"罗不了人生

与袁文逸一样,同样有人对苏红说,"(女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嫁一个优秀的男人,就是为了有一个漂亮的孩子。"而苏红坚定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活成一个非常独立,有着自己见解,有着自己独立人生的一个女性。

被称为"时尚女魔头"的苏红,今天站在舞台上回忆了她的改变,仿佛有些穿越到了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里的女主情节里。很多人以为时尚女魔头非常自负、尖酸刻薄,虽然苏红自己并不认可这个称号,但是回忆起时尚女魔头的成长史,却让人惊讶于当年的苏红也曾迷茫、脆弱、自卑过。

她经历过衣香鬓影的派对酒会,也经历过公司账上只有五位数的焦急与苦恼;有在广告商面前吃闭门羹的冷遇,也有十分钟拿到年度最大单的骄傲…… "我可以让热水把我烫死,我也可以让冷水把我冻死,但是我担心的是我在温水里把我腻死。"苏红热爱改变,不惧改变,这份坚定的态度,是几个时尚包包所包罗不了的人生。让我们倾听时尚圈不为人知的秘密,倾听苏红的故事。

张钧甯:偏要跳出金字塔的女孩

如果你可以选择,你会选择一个是花了六年多的时间努力读书成为法律专业的硕士生,还是试镜试了40次都还没有一个工作机会的临时演员?

作为拥有雄厚家庭背景和高知学历的张钧甯,当时做出的选择是,一个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会不会有继续工作机会的临时演员。

改变,对于张钧甯来说,最难的地方就是放弃。打破原本有的舒适圈、原本获得的成就,甚至打破我原来的思维模式。从小都是依照着社会给好学生的规范,然后往上努力走的张钧甯突然要跳出设定好的金字塔,不仅家人不解,而且连自己也要鼓足勇气面对这次改变。

在《流星花园》当临演,张钧甯的酬劳是100多元人民币外加一个便当,外加一句话"西门少爷,你好。"就是这样的龙套角色,她演了不知多少。一个像她这样条件的女孩,身材、相貌、学历、家世样样俱到,而在演艺圈的改变之路,也不是理所当然的一帆风顺。

除了人生之路,张钧甯还分享了不为人知的与外公的感情牵绊。有时候当你在改变,你的改变也会影响着他人的改变……这一切的故事,都在网易女性公开课张钧甯专场邀你见证。

李鹤:有时候改变是身不由己,但是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职业摩托车赛车手李鹤说自己是一个被动改变者。在27岁之前根本不运动的她,现在是一个职业摩托车赛车手,还创办了一只女子摩托车赛车队叫新蜂女子车队。

"我最大的变化发生在我27岁那一年",那时的李鹤在跟大部分都市女生憧憬的一样:我要学习,我要打工,我要创业,我的人生目的就是结婚、生子、买车、买房。而也是在27岁那年,李鹤遇到了所有人生中的低谷,"事业的挫败、感情的破裂、朋友背叛、失去健康、失去家人,所以在27岁那一年我几乎是遇到了所有的事情。"

李鹤后来给了自己一个仪式感,用一张梦想清单为自己下定决心做出改变。在这个单子上有攀岩、滑雪、潜水、冲浪、背包旅行,吃一些稀奇古怪的虫子,给动画片配音,学一门乐器等等。在写完单子的后,李鹤又写了一段话送给自己:时间紧、任务急、别废话。

"人之所以改变就是因为碰壁了,所以这个并不是一个可能非常意外,你们会觉得改变会是一个伟大或者会是一个特别冠冕堂皇,特别棒的一个词。但是实际上我只能讲在我的人生当中所有的改变就是因为我遇到的所有坑和我碰到的所有困难。"从一个失败者,到一个改变者,让我们为李鹤的坦诚和勇敢鼓掌。

段玉:是打工妹,也是民谣歌手。

组建了女性主义乐队 "九野组合"的段玉,在演讲中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数年前她和我们一样没想到,自己能从一名普通的基层女工,转变为一个为性别平等而唱的"九野乐队"主创。

19岁那年段玉带着对《我爱北京天安门》里的祖国首都的期待,她成为了一名北漂。但打工压抑的生活并没有让段玉感受到憧憬中的自由,步入婚姻之后,她越发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自由。

自由,对城市中产阶级来说,都是一个不敢追求的字眼,它不仅象征着独立的灵魂,也代表着对不自由生活的改变,对惯有舒适圈的放弃。而这一切,打工妹段玉做到了。

步入对音乐的追求后,段玉加入了打工青年艺术团,还以500元的工资到皮村的打工子弟学校当老师。现在的段玉还是一个2岁女孩的妈妈,今天站在这里的她,也想为女儿呼吁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她不赞美任劳任怨的母亲。她选择去深圳做公益、做音乐,让自己的丈夫以及更多的人明白了,家庭不是女性的全部,人们的悲惨不是她生活的有多么糟糕,而是她没得选择。

段玉的一封给女儿的信"我希望你是女权主义者"于5月7日在网络发表获得广泛传播。同期,她和其他2位女性组建了女性主义乐队 "九野组合",在五一前后多场演出中演唱了《再见萤火虫》、《面包与玫瑰》等歌曲。为女工而唱,为性别平等而歌的她获得了现场观众的掌声。

三木:我希望改变潮水的方向

"我们就是希望能够让女性可以对身体有自主权,然后她们有足够的资讯和知识去了解她们想要过一个什么样的生活,要不要结婚,要不要生小孩,跟谁结婚这些都不会被受到压迫和歧视,而由她们自己来决定。"

女性平台创始人三木,很早之前就向公众坦白了自己是拉拉的身份,对于她而言,最大的改变不仅是要改变自己,而且是要推动女性的改变,推动潮水方向的改变。

创办《les+》杂志,尽可能做杂志、展览、电影节、街头行动、媒体倡导等等,用近十年的时间三木只想去改变一种现状。"其实你要去改变社会大众还是有点难度",对于三木来说,最大的难题就是女性自己不敢尝试突破。三木认为,这跟整个中国女性的状态关联的,女性被从小教育人生的使命是相夫教子,而女性自身的欲望是很少被关注的。

作为一个活得有点另类的女权主义者,这几年,她开心有些事情已经开始在发生改变。

结语

这是六个公开课,六个故事,六个来自不同社会背景、不同阶层的女性活出来的故事。正如袁文逸所言,没有一个人可以摆脱时代的浪潮,性别平等的诉求顺应时代的召唤,时代更无法无视女性力量的存在。这场由网易女人和奥妙联手主办的女性公开课,将于6月2日在网易平台全面上线,一场直击内心的女性讨论即将拉开帷幕。

来源:trends.onlylady.com

墨尔本女子想把自己整成《指环
那些年我们买过的奇葩衣服
娱乐圈女明星坐姿盘点
她9岁时被封全球最美女孩爆红
锋菲恋不被人看好张柏芝交新欢
《流星花园》时隔16年重拍
杨紫新角色比邱莹莹幻灭一百倍
女明星们的真实无滤镜素颜照
金星公然调侃蒋欣又去勾搭谁了
瑞士小镇禁止游客拍照且理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