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把芯片跟外卖对立起来吗?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微信 ID:kesoview),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中兴被美商务部禁运事件成功激活了人们忧国忧民的情怀,比如这位金融学教授发在朋友圈的这段话,几乎成了这两天被引用次数最多名言警句:

当今的中国,天天折腾模式创新,一个共享单车就烧进去几百亿,巨头们天天围绕外卖送餐拼团等领域拉帮结派斗得你死我活,却罕有机构大手笔投资尖端科技。

长期忽视基础研究,忽视技术创新的恶果,终于在中兴通讯事件上得到了痛苦的验证。而在芯片攥蛋危急存亡之秋,中国股市却还在炒作海南要不要放开博彩赌马之类的题材。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这段话说得痛心疾首,振聋发聩,我读着读着就感到血热起来了,血压升起来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也火一般地燃起来了。昨天下午我通过百度外卖叫了两杯大红袍珍珠奶茶,冰的,想让自己镇静一下。

可是我一边喝着冰珍珠奶茶,一边不由自主地羞愧了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喝珍珠奶茶,还叫外卖,丢人不?

我赶紧一口气喝光了两杯冰大红袍珍珠奶茶,把纸杯狠狠地丢进垃圾桶。转念一想,不对啊,奶茶好喝,外卖方便,这些难道不正是日常生活平凡而美好的一面吗?科技努力的目标之一,不正是让这样的美好发生吗?美好错了吗?“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对吧?难道要改成“人民对芯片的向往”?

从上世纪末开始,随着中国逐渐开始有了 IT 产业,人们发现,这个产业除了组装电脑,搬搬箱子,还有核心技术这个东西,中国几乎没有,因此只能提供低附加值的劳动,还常常会受制于人。

于是,中国 IT 产业的“空芯化”之伤和无“芯”之痛,就成了一个周期性的现象,隔段时间就会浮上来让有识之士心痛一番。

这种心痛在本世纪最初 10 年,如愿以偿地催开了“中国芯”的花团锦簇。伴随着有识之士的心痛,争奇斗艳的“中国芯”通常也会借机享受一把政策的倾斜和资金的扶持,让我们欣慰地看到指日可待的赶超希望。

如此反复了几个回合之后,如今中国进口了全球 54% 的芯片,中国芯只占其中一成;中国制造了全球 77% 的手机,其中不到 3% 的手机芯片是国产的。

心痛的成效在哪儿?

“长期忽视基础研究,忽视技术创新”,这样的诘问甚至语气,其实也是周期性的,并不新鲜,但它反映的是仁人志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怆,以及恨铁不成钢的急切。

但是拜托,这句话的主语是什么?政府?企业?投资机构?还是每一个中国的老百姓?好吧,你恨谁都可以,但怎么就拐弯抹角恨到了外卖头上?恨到了共享单车头上?只因为它们不够核心技术吗?

坦白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外卖这么不招人待见,不少人曾经一边喝着外卖刚刚送上门的珍珠奶茶,一边恶狠狠地奚落着做外卖的百度:Google 做了击败人类的 AlphaGo,百度在做外卖;亚马逊做了云计算,百度在做外卖;Facebook 连接了全世界,百度在做外卖……做外卖几乎成了一种洗刷不去的耻辱,令百度无地自容。

现在,耻辱的外卖还要承担起令国家无芯的罪责,自然就更耻辱,更不招人待见了。

把外卖跟芯片对立起来,把共享单车跟芯片对立起来,把升斗小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跟芯片对立起来……唯如此,方能显出国之重器的重量,小民自是担当不起,也不配。

但是为什么中兴受罚,小民要如丧考妣,要痛心疾首,要无地自容呢?

关于中兴通讯在这次禁运事件前后 6 年间的作为,以及美方的这一制裁措施是不是当前中美贸易战的一部分,赵楚有一个很清晰的梳理,此处不再赘述。

我想说的是,愤怒或许可以出诗人,但愤怒注定出不了芯片。芯片是一种依赖人才、技术、资金、战略、市场、时机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核心技术,不是你愤怒一下,多花点钱就做得出来,中国足球都愤怒了多少年,花了多少钱,有戏吗?为什么你会觉得芯片比足球更应该也更容易有戏?为什么你觉得整个产业都不着急只有你在着急?

从 2009 年华为推出第一款手机芯片,到如今成为高端手机芯片一个重要的存在,再到 2017 年小米旗下的松果澎湃手机芯片发布,中国手机厂商的努力,一句“长期忽视基础研究,忽视技术创新”,就被轻轻抹杀了。

那些艰辛的努力和来之不易的每一点小小的进步,因为太过琐碎,太过微小,你看不见。确实,那些努力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可能都不会改变中国芯片“受制于人”的基本格局,但他们在做,在前行,而不是在愤怒。

中兴通讯是一家中国公司,它因它的所作所为受到惩罚,不代表中国受到惩罚,它因此垮掉,也不代表中国垮掉。一码归一码,入戏别太深,别弄得跟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你又不是殷一民、侯为贵。

就算受了点委屈,也别乱撒气,这么做伤人,也伤己。

我们需要芯片,也需要外卖和共享单车,这事儿没矛盾。

SOURCE: http://www.ifanr.com/1016827

上一篇:【沪一日料店监控可怕一幕】女生应约去吃刺身,不想最后竟失了身!